“苦情捐款”你怎么看?
2013-04-24 13:00:27
  • 0
  • 0
  • 65
  • 0

我们的媒体陷入了一种窠臼,每逢天灾就不由自主的渲染“苦情”,但可惜镜头对准的不是困难中的灾民,而是一些“特殊”的捐款者,自然,后者很容易通过审查。

——“亚心网”报道,乌鲁木齐慈善总会的募捐点迎来了一位乞丐,捐出了两个月的全部乞讨所得1003元。在场的慈善总会秘书长担心他没钱吃饭,又从自己兜里捐给乞丐50元。

又一个苦情的典型来了,我们的心中却五味杂陈。

如今的乞丐一般不会直接得到食物,他们的生活也全赖乞讨盘子里的零钱,一个月只有500,自己就处在艰难求生的边缘,上无寸瓦遮身,下无儿女养老,可以说365天都是灾民,其实并不具备资助他人的能力。

假如我是现场的工作人员,一定会坚决婉拒他的捐款,他的心意令人感动,但是收下他的钱心里难安。

然而真正在现场的人员,包括领导在内并没这么想,他们跟他确认是不是“全捐”,但是没有记录到谢绝的情节。作为慈善总会,一定已经很多次面临类似的情景,也都有了熟练的操作经验。

于是,一篇完美的新闻稿形成了:记者通过了解,此“义丐”之前就曾经为一位白血病女孩捐款。现场留下的感人语录是:“以前都是别人帮我,这次我也帮一下别人,为家乡人做点事。”——记者的手法也显然非常娴熟。

稿件的最后一句落在:当天筹得善款18万余元,而此前一天募捐额为6万。——差距挺明显,不知有多少人是在苦情义丐的“感召”下慷慨解囊的,这1003元大约有着以一当百的力量,也许这正是慈善总会没有选择谢绝的原因。

类似的“苦情捐款”已经涌现过很多:拉板车的、捡破烂的……每次大灾之后,几乎都能及时的涌现出来若干,媒体当然从未放过他们,成为灾后“正能量”宣传不可或缺的一环。受众在感动之外,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:连乞丐都捐,我怎么能不捐?

捐还是要捐的,但是这么个劝捐法,很多人心里不舒服。

习惯性造势至此,压力被拱的越来越大:同事们相互打听“你捐了没有”,企业直接从工资里扣钱,大学生捐出了生活费,小朋友捐掉了压岁钱……很多本身还是经济不独立的人,真的需要发动到这个地步吗?

震后几天以来,大家都已经明白,做志愿者要量力而行,如果自己不具备相应能力,反而会“添乱”——这话说的已经不太客气了,对热情的志愿者或许是一头冷水,但无疑有一定道理。

捐款何尝不需要量力而行?

可惜官媒从来没提醒过这一点,“自不量力”的志愿者稍微一多就严辞劝返,但对于捐款却一直来者不拒,超越自身能力的捐款者越多,媒体表扬的越欢。我们看多了,也快烦了。

5年前汶川震后,企业家王石曾经提出“适度慈善”的观点,提示万科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,进行可持续慈善而不成为负担,毕竟我们是“多难之邦”。——当时王石被舆论骂的狗血淋头,甚至被起了“王十元”的绰号。王石随后做了无条件道歉,但不做任何解释。

5年后,在腾讯网专题,王石的话被再次翻出来,支持率高达96%

你怎么看?


/纸上建筑

2013424

版权声明

版权所有。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。

纸上建筑微博:http://weibo.com/u/1098512281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